中国空军网

 找回密码
 入伍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空迷网 空迷网 空史纵横 空军建设 查看内容

揭密:中国引进第三代战机苏-27内情

2008-4-24 10:51| 发布者: 长空| 查看: 548| 评论: 0|原作者: 佚名|来自: 党史博览

摘要: 新形势下的军事合作 进入20世纪80年代末期,正是解放军军事装备进入跨越式发展的实施阶段,特别是在集中力量发展空军装备上,上下都已经形成共识,但在如何发展上却有几种不


新形势下的军事合作

进入20世纪80年代末期,正是解放军军事装备进入跨越式发展的实施阶段,特别是在集中力量发展空军装备上,上下都已经形成共识,但在如何发展上却有几种不同的意见。

最后中央军委决策:一定要坚持自力更生,引进有关的先进技术,在此基础上消化吸收,自行研制我们自己的飞机。

这是一个历史性机遇。几代航空人早就企盼着我们自己的航空业能跻身于世界先进行列。

也就在此时,中国和前苏联恢复和实现了两国关系的正常化,为两国之间的军事技术合作创造了有利条件。

1990年5月31日至6月14日,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率中国代表团访问了前苏联,就中苏两国政府间军事技术合作问题进行了会谈。在这次访问中,前苏联方面给予了高度重视,在第一次会议上就派出了强大阵容参加会议:军事工业问题国家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及副主席、航空工业部部长、通用机械工业部部长、国家计委第一副主席、外经贸部副部长、外交部副部长和武装力量副总参谋长等高级别领导人。

这次会谈气氛非常友好,并取得了富有建设性的成果。会谈后,中苏两国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政府关于军事技术合作的协定》和《中苏政府间军事技术合作混合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纪要》,标志着中苏两国之间的军事技术合作正式开始。


当年10月25日,前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兼部长会议军事工业问题国家委员会主席别洛乌索夫,应邀率苏联政府代表团访华。这次访问,主要是举行中苏政府间军事技术合作混合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并对具体开展军事技术方面的合作与交流举行会谈。

通过几次会谈,就中方购买苏-27飞机问题的意见终于达成一致。11月1日上午,双方顺利签署了《中苏政府间军事技术合作混合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纪要》。第二次混合委员会取得了令双方都满意的结果。

12月中旬,前苏联对外经济联络部副部长格里申海军上将率前苏联代表团再次来华,继续就苏-27飞机的具体问题进行政府间协议的谈判。28日,前苏联向中国提供若干架苏-27飞机的合同在北京国贸大厦正式签订,从而使两国间的军事技术合作步入了一个新阶段。

然而,1991年前苏联发生了“八一九”事件,原定中国政府代表团赴苏召开第三次中苏军事技术合作混合委员会会议的计划,由于前苏联局势的变化而不得不取消,从而给刚刚开始的中苏军事技术合作带来一层阴影。同年12月26日,前苏联宣告解体。中苏间的军事技术合作,随着苏联的解体而搁浅。

随后,俄罗斯继承了原苏联的大部分遗产,也承担了所有条约和债务方面的责任。因此,我国和原苏联的军事技术合作协定,也由俄罗斯接手后继续履行。


张万年(左)迟浩田(左三)等中央军委首长接见新型战机首席试飞员付国祥(右二)


中国试飞员走进俄罗斯培养英雄和军事将领的摇篮

随着中俄战略伙伴关系的发展,两国不仅开展了广泛的军事技术合作,而且也加强了军队之间的互访、学习和交流,其中,到加加林空军学院参观学习。作为俄罗斯空军的最高学府,它是培养具有良好素质的空军各级指挥员的摇篮。能够走进这个学院,是俄罗斯军人的莫大荣誉。

陪同中国试飞员访问小组参观学习的俄方翻译是一位年轻人,一口欧式发音的汉语很流利。他自我介绍道:“大家好!欢迎各位光临加加林空军学院。我的名字叫弗拉吉米尔·列宁,和领导十月革命的列宁叫一个名字。我要告诉大家的是,在我们这里一共有三个列宁:一个在莫斯科红场的水晶棺里长眠,一个矗立在符拉迪沃斯托克胜利广场挥臂遥望东方,最后一个那就是我——弗拉吉米尔·列宁。不过他是领袖,我是酒鬼。今天由我来陪同大家参观游览,用毛泽东的话说就是‘为人民服务’。”别致的开场白,体现出俄罗斯人诙谐幽默的风格,一下子拉近了彼此间的距离。言谈中得知他曾在北京留过学。

访问中,加加林空军学院富有特色的教学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与国内军事院校不同的是,在加加林空军学院上课,从来不发教材。一般每天开6节课,没有午休。学院教学以实战为目的,集科研、实验、应用为一体。未来战争需要什么,学院就研究什么并在课堂上教什么。教官授课大都结合实战和案例来进行,重点是灌输一些新的作战理念和基本原则。

俄方陪同人员还介绍说,20世纪60年代初,学院开始培养航天员。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宇航员尤里·加加林就是在这里培养出来的。1961年4月12日,加加林成功飞上太空,成为人类走向太空的先行者,不仅是学院及俄罗斯的骄傲,而且是整个人类的骄傲。1968年3月27日,加加林不幸遇难后,学院便以他的名字命名为加加林空军学院。

为了加快我国新一代战机的研制、生产进度,经上级主管部门批准,由试飞部队选派了一批试飞员赴俄罗斯进行考察和培训。

俄罗斯茹克夫斯基飞行学院是一所具有国际水平的飞行学院。在考察中,俄飞行教官高度的敬业精神,严谨的治学作风,过硬的飞行技术等,给试飞员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带队领导付国祥大校曾两次在这个学院飞行过,这次故地重游使他备感亲切。尤其是在见到熟悉的几位教官时,双方都感到非常惊喜。热烈拥抱之后,一位飞行教官一边指着付国祥一边跷着大拇指向大家介绍说:“他的飞行技术是一流的,是你们中国空军的骄傲!”当大家把目光转向付国祥时,他却风趣地说:“我们是不打不成交啊!”

原来,在1998年初,付国祥接受了到俄罗斯考察的任务,其中一项就是试飞苏-27。那一年俄罗斯陷入经济危机,带飞的教官已经有近半年没发工资了,但他对工作仍然一丝不苟。

第一次带飞时,付国祥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那天的天气不太理想,能见度勉强达到开飞条件。一般情况下,是不宜在这种气象条件下带飞的。可是,自负的俄方飞行教官好像故意出难题似的,不但坚持开飞,而且一起飞就钻到云层里做特技,几个特技动作下来便把飞机交给付国祥不管了。这分明是一种挑战,实际上人家也是在摸我们的底,看看中国空军的水平究竟如何。付国祥清醒地意识到,这不仅仅是一次简单的带飞,而且也是对自己飞行技术的一次考验,重要的是还关系着中国空军的声誉和祖国的荣誉。

付国祥接过驾驶杆适应性地做了几个动作,虽然是初次飞苏-27,但很快就找到了感觉,便严格按要求做规定的科目,每个动作力求规范准确。这时天气忽然转坏,按常规应该返航,但他还是坚持把规定的科目做完。返航时完全是在云中飞行,由于是在陌生的空域飞行,再加上在云中飞行看不到任何地标,给飞机返航带来很大困难。身边教官眼里闪现的那种骄傲的眼神,反倒更坚定了他的自信和勇气。飞临机场时,他做了一个标准的直线穿云,当飞机冲出云层时,恰好正在跑道头。这时机场正在下着大雨,他稳收油门、减速、轻柔接地、放减速伞,几个动作一气呵成。

当飞机稳稳落地后,俄教官投来钦佩的眼神并伸出大拇指连连说:“哈啦少!哈啦少!”接着俄教官问付国祥飞了多少时间和多少机型,这通常是飞行员之间交流的“名片”。当他告诉对方自己已飞了2000多小时,并且能飞12种机型时,俄教官会意地笑了,言外之意是难怪没能难住你。他拍拍付国祥的肩膀说:“军人的共同之处就在于珍视自己的荣誉。”付国祥回敬道:“这是军人的骄傲,但表达方式却不尽相同。”俄教官歉意地笑着与他握手言和,从那以后,他们便成了好朋友。

中国第三代战机首飞成功

为了早日飞出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长空利剑”,付国祥和他的战友们,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

在改装过程中,他们分秒必争赶进度,为了按时出国进行新机改装,一门外语的飞行专业术语,他们仅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给以攻克。这期间,他们对自己实行严格的全封闭管理,突击强化训练,在最短的时间内,按计划高质量地完成了理论改装。时间压缩、科目也相应压缩,这势必影响改装训练的质量。但是试飞员们心里最清楚,无论怎样压缩,国家重点工程的质量不能打折扣。一旦登机,就充分利用每一个有效起落。按规定,新型战机的飞行员,需要带飞完成20个训练起落,才能放单飞。而他们仅带飞了6个起落,便成功地放了单飞,这是多么大的飞跃啊!

1998年末的一天,随着一颗绿色信号弹划向湛蓝的晴空,一架国产最新型歼击机昂首呼啸直射蓝天……

多少期盼、多少艰辛、多少奋战,都凝聚在这一刻;北京的目光、军委的目光、全国人民的目光,都聚焦在这里,期待着一个新奇迹的出现。

此刻,只见新型战机忽而急速跃升,忽而小半径盘旋,忽而一个漂亮“S”形机动,使现场观摩的人目不暇接,激动万分;紧接着又是一个低空大速度,扣人心弦;低空小速度,又宛如一只偌大风筝展现在人们的面前,使大家一度紧悬的心又得到了片刻的舒缓;最后一个动作是空中紧急放油,一条银色的航迹宛如一条美丽的缎带悬挂在蓝天……

当新型战机平稳地滑落地面,一个新的奇迹产生了。人们难以相信的是这样的一个事实,在仅仅几年的时间内,便诞生了我们自己生产的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新一代战机。新一代战机的诞生,标志着我国的国防力量已实现质的飞跃,必将从根本上提高我国的国防实力,这对维护世界和平、保持地区稳定、加快实现祖国统一的进程,都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