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空军网

 找回密码
 入伍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空迷网 空迷网 蓝天英杰 飞行员 查看内容

伍竹迪:新中国首批女飞行员

2012-2-19 22:02| 发布者: 长空| 查看: 1430| 评论: 0|原作者: 张星、刘颖、刘耀辉|来自: 天津日报

摘要: 伍竹迪,1933年出生,广州人。1949年在广东省省立执信女中就读时加入广州市地下学联,后转为新民主主义青年团。1956年入党。1951年1月入伍,被挑选为新中国第一批女航空员,进入空军第七航空学校学习飞行专业。同年1 ...

伍竹迪,1933年出生,广州人。1949年在广东省省立执信女中就读时加入广州市地下学联,后转为新民主主义青年团。1956年入党。1951年1月入伍,被挑选为新中国第一批女航空员,进入空军第七航空学校学习飞行专业。同年11月毕业,历任飞行员、机长、中队长、副大队长。是四种气象条件的机长、教员和指挥员,安全飞行4000小时。1952年“三八”妇女节,作为第一批女航空员驾驶6架飞机飞越天安门广场时为5号机机长。1967年10月停飞。1983年12月离休后定居天津。

印象:她永远是蓝天的女儿

采访伍竹迪的过程让我们很兴奋,你能想象得到吗,一位年近80岁的老人聊起往事竟然会像小姑娘一样充满激情和动感,时而笑声朗朗,时而娓娓深情,目光中始终闪烁着飞扬的神采,那是她生命中最辉煌的记忆蓝天岁月!作为新中国第一批女飞行员,伍竹迪给我们最强烈的印象是她的生命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蓝天,她的心永远飞翔在那片辽阔的天空上。

新中国给妇女开辟了一条无限宽广为祖国服务的道路

伍竹迪

 在2012年新年到来的前一天,我们走进了伍竹迪老人的家,最先吸引我们的,是客厅正面墙上那幅震撼人心的招贴画身穿飞行服、头扣太阳镜的伍竹迪站在威武的飞机下面,英姿飒爽,风华正茂。身后是排成一行的女飞行员队伍……

这是1952年“三八”国际妇女节这天,全国妇联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在北京西郊机场为新中国第一批女飞行员举行隆重的起飞典礼,伍竹迪她们驾驶着“苏制里—2”型飞机,飞越天安门广场,接受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共和国领袖和北京市人民的检阅。当时的北京城几乎万人空巷,人们纷纷涌上街头向空中的6架飞机招手欢呼。新中国空军女飞行员的诞生向全世界庄严宣告,社会主义新中国把生活在最底层的劳动妇女解放出来并把她们送上了蓝天!这是伍竹迪机组起飞前的合影,后来被制作成代表新中国妇女形象的宣传画,由新华书店向全国发行,一时间传遍大街小巷,英姿飒爽的伍竹迪成了一代青年的偶像。

时光飞逝,60载岁月匆匆走过。如今,那画上的人虽青春不再,却风采依然。沉浸在往事中的伍竹迪兴致勃勃,无论遭遇过多少挫折、多少打击,她心中的热血从来都没有冷却过,那片蔚蓝的天空早已深深地烙印在她的生命里。少女的青春梦想,人生的金色年华,对于伍竹迪来说,全都与蓝天和飞翔紧紧相联。她永远都记得第一次飞上蓝天时的感觉,她说:“第一次飞上天空,哎呀!我一看,在天上看到的与在地上看到的大不一样!视野宽广了,心胸一下子就开阔了!”

1951年,18岁的伍竹迪高中即将毕业,学业优秀的她毅然放弃了考大学而报名参军,早在学生时代就已经加入地下学联的她,以满腔热情和过硬的身体条件走进航校,幸运地成为新中国第一批女飞行员。当初,空军刘亚楼司令员给她们的第一道禁令就是“五年之内不许谈恋爱”,姑娘们纷纷响应。后来即使是结了婚,甚至怀孕五六个月之后,伍竹迪仍然驾机飞行在蓝天上。她生前两个孩子时都是出了满月就送到天津给婆婆带,自己仍返回部队,重上蓝天。她是首批女飞行员中生完孩子后执行飞行任务最多的一位母亲。在她飞行生涯的4000小时里,她的航迹遍及祖国四面八方。从祖国的心脏到祖国的边陲,从辽阔的北国到蔚蓝的南疆。她驾着飞机穿云破雾,风雨兼程,把粮食饲料、防汛器材等救灾物资一次次送到灾民手里,屡立战功。前苏联《真理报》一位记者在报道她时,文章的小标题就是“伍竹迪,好样的”。

1957年7月,山东菏泽地区发生了特大洪灾,到处一片汪洋,伍竹迪率机组奉命前往救援。飞机在绵绵阴雨中起飞,飞越莽莽平原,跨过滔滔黄河,到达目标上空。由于一直在云雨中飞行,根本看不到地面,她只好下降高度,穿出云层。但当她从2700米下降到200米依然没能穿出云层时,不由得有些紧张。因为没有当地准确的气象资料,不知道云底的实际高度,并且目标附近还有山,如再下降则有撞山的危险。她只好将飞机再度拉升。不飞出云层无法实施空投,可盲目穿云下降,万一撞山不仅机毁人亡,灾民也得不到救助。凭着丰富的飞行经验,伍竹迪根据云层的形状判断,这种云层不会天衣无缝,于是她不断扩大盘旋范围,终于发现了一处缝隙,她毫不迟疑,一推机头从云缝中钻了出来。这时她才发现,云底高度只有150米。于是她飞向空投点,将救灾物资准确地投到目的地……

更惊心动魄的一幕是在一次执行完空投任务的返航途中,突遇倾盆大雨,飞机被雨柱所裹,机舱里顿时暗了下来,正当她握紧驾驶盘与风雨搏斗时,先是发动机汽缸头温度表急剧下降,紧接着双发动机停车。失去动力的飞机猛往下沉,高度迅速下降。生死瞬间,伍竹迪不慌不惊,立即采取加大变距、关上鱼鳞片等紧急措施,并迅速重新启动发动机,轰地一下,发动机再次启动了。她又将飞机拉起,进入正常航线。按部队规定,空投完后返航的飞行高度为1200米,在这么低的高度,双发动机停车而没有坠机,她创造了一个飞行奇迹!

然而,正当伍竹迪的飞行生命最饱满旺盛的时候,她却被突然停飞了。告别蓝天,这对伍竹迪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简直像有人在拿刀子剜她的心一般疼痛。她说:“我太热爱蓝天了,为了达到延长飞行年限的目的,我付出了很多很多……可是,突然之间,目标破灭了,你知道我的内心有多痛苦吗?直到现在,我回忆当年的情景时,仍然忍不住落泪。蓝天之情,真是难以割舍呀!”很多年之后伍竹迪才知晓她被停飞的原因。原来1962年第8期的《人民画报》海外版刊登了伍竹迪的一组飞行照片,引起了台湾谍报机关的注意,并通过伍竹迪在台湾的姨父,给她父亲写了一封信,企图策反她。她父亲当即把策反信交给了组织。从此,伍竹迪便被打入“另册”……

说到这一段时,伍竹迪依然十分激动,那种对蓝天的向往和渴望依然在她的目光中闪烁。去年,由她的战友、女飞行员苗晓红撰写的《共和国首批女飞行员》一书出版了,她在读后感中写道:“从踏入航校大门开始,我就与蓝天结下了不解之缘,并誓为飞行事业奋斗终生……当年为什么我们这些年轻人能摒弃了个人的一切,去战胜飞行训练装备落后、自然环境艰苦、世俗偏见的压力以及妇女生理特点带来的影响等重重困难,全身心地投入到飞行事业上?为什么我们能从航空理论学习到单独驾机飞越天安门上空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首都人民的检阅仅用了不到一年时间……是为新中国妇女开辟航空之路的使命感,是为祖国人民争光的荣誉感,是理想、信念赋予的伟大力量。”

蓝天情,蓝天梦,蓝天是一种力量,蓝天是一种理想。伍竹迪,无论是18岁还是80岁,她永远都是蓝天的女儿。

记者:您当年这张照片多精神啊!反映出那个时代新女性的自信、自豪与纯朴。

伍竹迪:这是一张宣传画。原照片是新华社记者拍的,那时候没有彩色胶片,是后来上色的。当时我自己并没保留,是我父亲买了存起来的。后来时间长了纸都发黄了,脆了。这是我侄女专门又给我“制作”的。

记者:听说这幅画还促成了一段姻缘,是吗?

伍竹迪:是啊!就是《共和国首批女飞行员》这本书的作者苗晓红,她是第二批女飞行员。她的老公就是因为在中学时代看到这幅画之后非常仰慕女飞行员。他买画回家挂在床头,当成自己心中的偶像,每天都要瞧上几眼,并立志也要当飞行员。后来果然如愿以偿,当上了空军地勤人员并分在北京西郊机场工作,终于见到了那画中的女飞行员,并且认识了后来成为她妻子的女飞行员苗晓红。可以说是画为媒。

记者:您的一生充满传奇,我们从头讲起好吗?

伍竹迪:我的父亲和母亲都算不上高级知识分子,我母亲在生我那年考上了广西南宁邮政局。我的外祖父是广西省电信局的局长,家境比较好。但是我母亲也很有志气,按说她可以靠我外祖父的关系到邮政局做事,可是她一定要自己考取。当时是很难考的,她完全靠自己的能力考上了邮务员。她是很要强的一个人。我父亲原本是我外祖父手下的一个职员,但是我外祖父和我祖父两家是世交。我父亲家境也比较好,祖父在广西梧州开了当地最大的一家“大同酒楼”,后来被日本鬼子给炸了。父亲放弃了作为长子继承父业、经营这家酒楼的机会和权利,毅然从军,于1937年9月考入广西桂林军校,在国民党军队中官至上校,任通讯处处长。

记者:童年记忆中最深刻的是什么?

伍竹迪:我那时候虽然还小,但是逃难和被日本飞机轰炸的那种恐怖仍然记忆很深。我在南宁读书时白天不敢上课,都是晚上上课。在曲江时整天躲警报,一听到警报就开始跑,进防空洞,跑晚一点就来不及了。有一次,又是警报响,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心血来潮,不想去学校的防空洞,就往家跑,跑回家附近的防空洞。结果,学校的防空洞被炸,我的同学被炸死了。每次等轰炸完出来一看,不敢看啊,遍地尸体!我在南宁的时候,白天就和我母亲躲到农村去,我妈妈抱着我,我就看到敌机飞得很低,轰炸,扫射……那种印象是无论如何也磨灭不掉的!

记者:所以,当您参军到航校遇到日本教官教您开飞机时,您一下子很难接受?

伍竹迪:真的接受不了!抵触情绪很大。校长也给我们做工作,日本教官会说一些中国话。那时我18岁,日本教官也只有26岁。他说他也是战争的受害者,战争结束才捡了一条命。慢慢的我们也改变了对日本教官的看法,发现他们也是真诚地在教我们。

记者:您当年要去参军时,您母亲同意吗?她舍得吗?

伍竹迪:我妈妈特别开明,我告诉母亲我要去参军,去的就是空军中南预科总队。我妈说:你就要毕业了,你不上大学不觉得可惜吗?我说,不可惜。我妈说:你不害怕?我说:不害怕。我妈说:那你就去吧。你要记住:无论做什么事,你都要踏踏实实把事做好,不是做样子,千万不能做个花瓶。我妈妈一直是这样教育我们的。学校开欢送会妈妈去送我,一直送到车站,并且不掉一滴眼泪。

记者:我觉得你母亲挺伟大的。那是您第一次离开母亲,离开家,一走就走这么远,你哭了没有?

伍竹迪:没有。我高兴,兴奋啊!我到航校一接触飞行,就觉得好像和它特别亲,正是我最喜欢做的事。感觉好像我生来就是干这个的材料。我一下子就爱上了飞行。

记者:但是上天和在地上还是两回事吧?

伍竹迪:我觉得,当一名飞行员,最重要的还是灵活性。我特别感到,像我这样原来爱好体育、经常锻炼的人,身体的灵活性和协调性明显有优势,比如我和同是新中国第一批女飞行员的秦桂芳、阮荷珍等,原来都是校篮球队的主力队员,反应能力与身体的灵活性就比其他人要好得多。我和秦桂芳在广州读中学时就在一个篮球队,参军后在“预总”我们俩也是一个篮球队的。后来八一篮球队成立时来挑人,还差点挑到我们俩呢!

记者:那您的飞行人生就改成篮球人生了!刚开始学开飞机是个什么情景?能具体讲讲吗?

伍竹迪:刚开始训练时条件特别简陋,我们在航校训练时的飞机是美制PT—19型教练机,非常落后的双座舱教练机,没有座舱盖,学员在前舱,教员在后舱,前后两舱的驾驶杆是联动的。飞机上的设备陈旧简陋,既没有与地面联络的无线电台,更没有导航仪器。我有时在给孩子们做传统报告时就说,你们现在根本就想象不到,飞行员上飞机后与地面的联络,仅靠信号员在地面上打旗,飞上天后就与地面没有任何联络手段了。机舱内教员与学员之间也没有通话设备,就靠一根橡皮管子,各执一头安个耳机子交流。

记者:那时候您知道飞行是有危险的吗?害怕过吗?

伍竹迪:没想过,那时候人特别单纯,从来没想过危险的事。我觉得,体育锻炼对人的成长各方面还是很重要的,勇气呀,灵活性呀,都很重要。比如荡秋千,我能把秋千荡到最高,一点也不会感到害怕。人的勇气就是这么锻炼出来的,你不怕它就不会胆怯,你越害怕就越不敢干这个事。因为来例假没有让我第一批单飞让我心情很糟糕,一度失去信心,影响了我的飞行成绩。

记者:挫折对人生是有好处的,能让你自省,冷静地思考人生。

伍竹迪:对。很快我就调整过来,越飞越好。尤其后来编队的时候,我飞得很好。编队考核时,主任教员(日本人)当长机,飞行中,他看我跟队跟得特别好,就冲我边笑边竖大拇指,越看他那样我就越来劲!他又做出更猛、更有难度的动作,结果我都跟得很好。我觉得,人生就是这样,你越有信心干这件事,你就干得越好。从我飞上蓝天的那一刻起,我就深深地体会到,阻挡我们飞行的障碍有很多很多,但最根本的障碍其实是我们自己。如果不战胜自卑,就无法战胜飞行中遇到的种种困难,决不能首先认为自己不行,不如男同志。必须肯定我行,一定行!

记者:我看书上说你是“令爷们儿‘臣服’的女教官”,并且你们当年的大队长、后来的少将都曾经是你教过的学员?

伍竹迪:1955年我22岁,让我带从航校来的新飞行员改装训练,我带的学员中有的是从陆军选来的,有军龄比我长的,有年龄比我大的,最小的也和我一样大。我特别喜欢当教员,特别有成就感,比我自己飞得好还高兴。

记者:您觉得驾驶飞机这件事最难的是什么?

伍竹迪:最重要的是在遇到特殊情况时怎么处理,这是比较难的。当飞行员就要求你的反应一定要快,完全是瞬间反应。如果你不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那么就全完了,你根本没有时间犯错误!有一天早晨我在乌鲁木齐带学员雪地里向东起飞,他坐左边驾驶位,我坐右边。这时太阳照射在雪地上反光,晃眼,我就听见学员说:看不见啊!机械师一听,根本没听清说的是什么就收起落架,飞机还在起飞滑跑中呢,我一看坏事了,立即把飞机拉起来。后来团长说,你当时不应该把飞机拉起来,速度小离不了陆怎么办?我说我看速度够了,就拉起来了。团长说,这样很危险,你应该制止他收起落架,我说已经来不及了,他已经做完收起落架的动作了。所以飞行中反应必须就要快,当机立断。

记者:您的恋爱是怎么谈的?不是一开始不让谈恋爱吗?

伍竹迪:后来到了1956年春节,刘亚楼司令员给我们拜年,然后说,我宣布,你们都可以谈恋爱啦!从1951年到1956年正好5年,他非常守信用。后来我老伴是我们大队的领航主任,我是中队长。我们大队长说,飞行计划叫我来做,领航计划叫他来做。飞行和领航是要相互配合的,我们就这样熟悉了。

记者:那你们是自由恋爱还是别人介绍的?

伍竹迪:就是俩人都有这个意思了,大队长画龙点睛,给戳破了。就是这么回事。

记者:那您怀孕了还飞,有没有考虑过危险?

伍竹迪:我清楚,我们就是个试验品,因为我们是第一批女飞行员嘛。记得当时刘亚楼司令员说,你们不要有后顾之忧,能飞多少年就飞多少年!是这样许诺我们的。他说,你们要用最大的努力延长你们的飞行年限。我听了特别感动,因为我太爱飞行了!既然我选择了这条路,我就一定要走到底!为了能最大限度地延长自己的飞行年限,我一直坚持锻炼。我孩子出生40天就送到天津来啦,奶奶给带。我喂奶喂了一个月就把奶断了。并且那时候我们自觉地计划生育,我的老大和老二相差9岁。为什么?我都是为了飞行。为什么当我得知让我停飞的时候我会非常非常难过和失落,因为我没有一点思想准备!

记者:这是不是您人生里边最痛苦的记忆?

伍竹迪:你能想象得出当听到让我停飞时的心情吗?整整三天三夜我吃不下饭,也没睡好觉,我又不能当着别人的面哭,我硬是把泪水咽到肚子里,回到家里对着他(指丈夫)大哭了一场!感觉就是,一个战士本来拿着枪,可是突然间却被缴械了。

记者:您这一生很少有掉眼泪的时候?

伍竹迪:是的。

记者:人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您是女儿有泪也不轻弹。那之后您就改做教员了?

伍竹迪:那以后我从北京调到陕西一个航校去了,先后担任教材科副科长和飞行指挥教研室教员。虽然上不了天,但我可以把我的飞行指挥实践经验传授给我的学员。再后来我按正团职教员离休了。

记者:离休后还锻炼身体吗?

伍竹迪:我就喜欢体育活动。我现在天天早上打太极拳,老伴去游泳。你看我们都快80岁了,身体仍然很好。我们已经过完了金婚纪念,孩子们都非常孝顺,晚年很幸福。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