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空军网

 找回密码
 入伍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空迷网 空迷网 空史纵横 空军建设 查看内容

抗美援朝战场上的中国之鹰:对抗世界最强空军

2015-7-22 08:33| 发布者: 长空| 查看: 1642| 评论: 0|原作者: 唐磊|来自: 中国新闻周刊2010年

摘要: 朝鲜战争爆发之时,新中国第一支航空部队正式成立还不到一周。 93岁的方子翼坐在北京市春秀路的空军干休所里,向《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回忆起60年前的那一幕。他怕自己说着说着就会忘记,特意准备了一叠纸,把要说的 ...
    朝鲜战争爆发之时,新中国第一支航空部队正式成立还不到一周。

    93岁的方子翼坐在北京市春秀路的空军干休所里,向《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回忆起60年前的那一幕。他怕自己说着说着就会忘记,特意准备了一叠纸,把要说的话写上。其实,新中国空军的成长历史,他历历在目。

    作为抗日战争时期培养起来的新中国空军第一代飞行员、解放军第一所航空学校东北老航校的训练科长飞行主任,新中国第五航校校长,中国空军很多高级将领都应该是方子翼的学生。

    提起新中国的空军,空4师赫赫有名。那是新中国组建的第一支航空兵部队,在师长方子翼的带领下,空4师成为朝鲜战争中轮战次数最多、时间最长、和苏军配合最久的空军部队。

    当中国决定向朝鲜半岛派出志愿军时,世界上最强大的空军——美国的飞机已经将平壤炸成焦土一片。连同海军舰载机在内,美军共有2个战斗机联队、3个战斗轰炸机联队等14个联队,各型号作战飞机1100多架,大部分飞行员都参加过二战。
志愿军空军机群

    而此时的新中国空军,勉强凑齐了2个驱逐机师、1个轰炸机团、1个强击机团,各种作战型型号飞机不到200架,其中虽然有当时一流的米格15飞机,但中国飞行员平均飞行时间不足100小时。按照当时的训练惯例,喷气式飞机的驾驶员要训练300小时以上,而美国的规定是500小时。

    如同当年蒋介石的空军倚赖于美国飞虎队的援助,新中国空军的组建则得益于苏联老大哥的帮忙。尽管朝鲜战争中斯大林的态度暧昧,但中苏空军合作仍有实质进展。而另一方面,苏联方面阴晴不定的合作态度,也让稚嫩的中国空军有机会直面最强敌人的挑战。

    首批装备来自苏联

    1950年10月27日深夜,时任空军第五航校校长的方子翼接到空军司令刘亚楼急电,令他即刻赴辽阳任空军第4驱逐(当时对歼击机的称呼)旅旅长。在东北空军司令部告别时,方子翼见到苏联空军第151师师长别洛夫。别洛夫说:“我的副师长阿列柳亨已经带72团进入辽阳了,会帮助第4旅改装飞机、训练飞行员。”

    “当时东北空军的段苏权司令说第4旅要准备抗美援朝,但具体情况不清。碰到别洛夫后,我感觉奇怪,苏军的空军师长了解的情况比中国的军区空军司令还多。”方子翼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说。

    当时,美国空军开始对朝鲜军事、工业、行政目标进行大规模轰炸,从7月初起,美军B-29轰炸机出动4000多架次,投弹30000余吨。

   
 方子翼飞行装照片。他苦练精飞,是第一位驾机飞上蓝天的红军飞行员。

    由于担心本土安全,中国请苏联空军帮助防空。1950年7月,莫斯科近卫空军第5驱逐机师进驻沈阳,并改称151师,帮助中国防卫东北的城市。

    早在1949年底,苏联就曾派7位专家来华,帮助新中国建设空军。1950年,中国还请苏联派了一个空防混合部队巴基斯基集团,帮助防备从台湾来的空袭。之后,中国空军的第一支部队——第4混成旅的建制就是效仿巴基斯基集团,装备也来自该部队。

    刘亚楼急调方子翼,是出于对这位新中国第一代飞行员及第一代航校校长的信任,同时也确实属无奈之举,刘亚楼需要短时间有支能战的空军部队,以应对苏联的推诿。

    在近20天前,1950年10月8日,周恩来、林彪赴莫斯科,落实苏联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提供掩护和装备的承诺。10月中旬,苏联曾答应派16个喷气式防空驱逐团进驻中国东北、华北,在中国领空活动,不进入朝鲜境内。

    到了11日,周恩来发回电报说:苏联人说飞机转场需要时间,两个月或两个半月内才能参战。

    16日,志愿军第42军先头侦察部队和一个团先行过江。17日下午,部队突然接到命令:“停止前进,原地待命。”因为斯大林为避免与美国发生冲突,决定不让苏联空军飞过鸭绿江,只掩护中国境内的目标。志愿军司令部发现,这将使志愿军入朝后处于没有空中掩护的困境。这也是刘亚楼急令方子翼赴任空4旅旅长的背景。

    第4驱逐旅的代号为“太平洋部队”。后来为保密,中国空军将机种名称从所有飞行部队的番号中删除,将所有旅改为师。经过一系列整编,空4旅成为空4师,下辖第10、12团,全师2000多人。

    11月,空4师接收苏联空军驻辽阳的第28师装备,包括60架米格-15驱逐机、2架雅克-12通信机、3部对空指挥电台、1台指挥雷达,及运油车、加油车、牵引车等地面设施。

    组建完毕的空4师很快成为中国空军援朝的先锋和主力。

    11月7日,刘亚楼到空4师视察,他对师长方子翼和政委李世安说:“我们建空军准备过三关:自己办航校培养航空技术人员;自己建部队培养战斗人员;打空战在空中消灭敌人。前两关你们都是亲自经手者,顺利过关了,现在第三关也交给你们完成。”

    刘亚楼还强调,“必须打好第一战”。

    经过考虑,方子翼决定先以大队为单位,小规模先进行实战锻炼,由苏军带领、掩护,慢慢扩大规模。

    苏联决定增兵

    1950年10月前,苏军151师只在鸭绿江北岸中国一侧的安东、宽甸、辑安一带上空活动。

    11月,“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命令远东空军司令斯特莱梅“以最大力量摧毁在满洲边界上的朝鲜这一端的全部国际桥梁”,以此切断志愿军入朝的通道。在这种态势下,苏联对朝鲜战事的态度趋向积极,据刘亚楼的回忆,11月初,斯大林终于做出了派空军参加朝鲜战争的决定。

    “苏联空军参战是根据战争形势的发展决定的。”方子翼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参战兵力随着美国空军的兵力增加和战况需要而增加,作战规模根据美国空军出动的规模决定,作战活动半径根据地面战线伸展。”

    驻沈阳地区的苏联空军开始扩军。巴什盖维奇率驻扎上海的29团调防鞍山,与151师的139团合编成28师。151师保留28团、72团,两师合编成64军,别洛夫任军长。苏联空军开始深入鸭绿江南岸朝鲜境内的新义州、老义州、水丰一带活动。

    刘亚楼跟已经晋升为少将的别洛夫说好,让方子翼到安东的前方指挥所向别洛夫学习指挥空军作战。

    
刘玉堤,抗美援朝老像片。

    11月9日,苏联远东空军司令克拉索夫斯基到安东基地视察。一早,苏军报告:雷达发现机群从朝鲜东、西海岸上空低速北上。

    别洛夫令鞍山、辽阳苏军各派12架飞机到安东迎敌。

    9点,鸭绿江口1500米高度上,一大群较小的螺旋式单发俯冲轰炸机冲向安东江桥,敌机以双机一组,依次俯冲,先发射火箭再投炸弹,然后超低空飞向黄海方向,退出战斗。苏军的战机未及时赶到,虽然地面的众多高射炮齐射,但未击落一架这种当时已显落后的飞机。

    很快,新义州方向3000米高度上,20架B-29轰炸机飞至江桥轰炸,苏军米格-15赶到阻击,但仍未击落敌机,江桥被砸坏一节桥梁。

    “我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大规模的空战轰炸。”方子翼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回忆,“别洛夫始终拿着话筒在室外目视指挥,30分钟后战斗结束。我才明白空战是怎么回事。”

    这场战斗,刺激了在现场的苏联远东空军司令克拉索夫斯基,他发现苏联空军疲于招架,随即下令增兵。12月初,苏64军进入安东浪头基地,飞机进入朝鲜境内75公里的泰川、龟城作战。12月21日,志愿军打过“三八线”后,苏联空军飞入朝鲜境内155公里的平壤、安州作战。

    学习了半个月,方子翼逐步看懂别洛夫的工作、指挥程序和方法后,匆匆返回辽阳。

    第一个中国空军战地指挥所

    方子翼计划的实战锻炼由空4师第10团28大队开始。

    在1950年12月4日,空军给空4师下达命令的电报上说:每次出动2架,最多4架飞机,在敌情不太严重的情况下随友军参战,每个飞行员少则参战2次最多4次即可,一个大队完成后回辽阳休整换另一个大队。

    此时,美国也在增兵。

    美战术空军第5航空队调来了当时最先机的F-86A佩刀驱逐机,作战飞机增加到1000多架,进驻韩国汉城金浦、水源基地,不断北上,重创志愿军的交通运输线。

    为了扭转被动局面,苏驻华空军再次大规模增兵,324师、303师分别在阔日杜布上校和罗波夫少将率领下进驻安东浪头基地和大东沟基地,另外有两个不明番号的师进驻辽东凤凰城大堡基地和辽宁青椅三基地。参战的苏联空军达到6个师规模,这还不包括若干高炮、雷达、探照灯、雷达师团。64军也升级为64集团军。

    在去安东开设前方指挥所前,刘亚楼嘱咐方子翼说:“只允许你有派双机或4机出动的权限,何时能指挥8机,听我命令。每天战斗结束,第一件事是发电报给我报战况。”

    12月15日,方子翼在安东与已是苏联空军第50师师长的巴什盖维奇会合,由苏军带领中国空军训练,为期一周,由苏军讲解敌机的性能、作战任务、战斗动作、惯用战术等,并在无敌情时,进行战区试航、练习出返航及战斗动作。在敌情不太严重时,由苏军带领掩护进行空战锻炼。

    为方便学习,方子翼将自己的指挥所和苏军指挥所并在一起,在山坡上搭了个不到15平米的木板棚。指挥所的标图桌上总是摆着中文、俄文两张地图和两台对空指挥电台,方子翼和巴什盖维奇拿着话筒各自指挥部队。

    这是新中国空军的第一个战地指挥所。

    12月28日,空4师第10团28大队的10名飞行员正式开始战斗值班,这意味着中国空军将随时迎来真正的战斗。

    按照与苏军协商的方案,苏军升空,28大队也升空;苏军出动一个大队,28大队就出动一个中队;28大队的编队居于升空机群中间。

    一连五天,每天战斗升空,只要方子翼和巴什盖维奇向编队通报敌我位置相距30公里时,苏军就会加速冲向敌机。这30公里,是空战中的临近接敌时刻,战斗一触即发。每次28大队都被甩在后面,别说敌机,连苏军飞机都看不见,更别提实战锻炼了。

    方子翼向巴什盖维奇提出意见,得到的答复是:“大人领着小孩走路,遇到歹徒,大人一只手牵孩子,另一只手与歹徒搏斗,肯定输。不如把孩子放开,用两只手去战斗。”

    方子翼决定“单干”。他和大队长李汉商量,临近接敌时,严密搜索,发现敌机就打一个攻击马上退回,并区分高度,以免误伤苏军。

    1951年1月5日,李汉第一次追击敌机,但未交火。

    1月21日,第一次空战来了。苏军出动8机,28大队出动8机。李汉为了在苏军前发现敌机,在高度不到3000米时就强行飞过江,三炮并发击落美军一架F-84。但苏军第29团的射击主任在看过射击胶卷后,说敌机只是被击伤。多年后,美国出版的相关著作中提到了这次空战,并称F-84被击落。

    之后的10天里,28大队又单独打了两战,击伤击落敌机3架。

    2月3日,空4师第12团开始实战锻炼,和第10团28大队一样,和苏军混合值班。但因飞行员都是刚从航校毕业的新手,加上求战心切,接连出现机毁人亡的事故,一战未打即损失一个中队,共4架飞机4名飞行员。

    这样,方子翼带领空4师结束了第一次作战。

    逐步成熟

    1951年夏,停战谈判开始,美军为赢得主动,展开夏季攻势。

    7月中旬,空4师第12团驻守安东。方子翼和别洛夫商定,由大东沟的苏军64军303师协助12团作战,方子翼将指挥所和303师师长罗波夫的指挥所设在一起。

    第一次战斗,12团团长赵大海牺牲。“苏军返航,我命令赵大海返航,他回答明白后,未向我报告,擅自率队冲向敌机群,被击中跳伞坠海牺牲。”方子翼回忆说,“12团两次战斗都是同性质错误,没有严格遵守战场纪律,服从命令。”

    这时候中国空军的很多人都意识到,空军的作战方式和中国军队擅长的陆地作战差别很大,几乎一切都要向苏联空军从头学起。

    8月4日,12团撤回辽阳休整。

    夏末,美国空军对“三八线”以北的志愿军交通运输线展开“绞杀战”,其第5航空队每天出动2~4个大机群轰炸。志愿军要求空军入朝支援。

    但当时朝鲜境内已无可使用的机场。在加紧修建机场的同时,空4师再赴安东,协助苏军开展反“绞杀战”。

    这次和以往不同,已经有些经验的中国空军由苏64军指挥,独自镇守一处,常以团或师编队出战,每天作战2—4次。

    9月25日,12团出动20架飞机,和苏军100多架飞机一起在新安州和数十架美军F-86空战,这是12团第一次大编队空战。在这期间的几次空战中,空4师先后出动20次师级编队,进行了10次大规模空战,可谓真正成长为一支善战的空中力量。

    为拦截美机,中、苏、朝三国空军分别从大东沟、浪头、大堡三个机场起飞拦截,常常是数百架米格15一起升空飞到平壤上空,在500米到13000米不同高度的空域飞行,犹如一堵墙般迎击美机。这种规模的战斗每日必战,有时一日数战。善战的美军对这堵墙毫无办法,他们称该地区为“米格走廊”,不再派飞机在此作战。

    “绞杀战”失败后,美军从国内调来一批参加过二战的飞行员。志愿军空军则调集了大批新部队进行实战锻炼。“苏军也换防来了很多新飞行员,他们的老部队要带新人,也就没法顾及中国空军的新部队了。”方子翼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1951年,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第四歼击师召开庆功大会,方子翼师长做总结报告。(图片扫描于方子翼回忆录《雪山•草地•蓝天》插图)

    已经经验丰富的空4师第四次进驻安东,并开始带领第12师和第15师作战,以中国空军自己的老手来向新手传授经验。

    这个时期的空战规模很大、很频繁,每天都要以师编队出动2~3次,中苏朝三国飞机一起出动时,满天都是飞机。“返航时大家都争着降落,因为都没油了。”方子翼对那时的情景印象很深。

    空4师第五次奉命进驻安东是在1953年3月31日,直到7月19日参加完朝鲜战争的最后一场空战。在参战的两年零八个月中,空4师共起飞4200架次,空战920架次,击落敌机64架击伤24架。

    “朝鲜战争的空战基本就是苏军打的。”方子翼在那段时间曾同苏军的2位军长、4位师长在同一个指挥所里指挥空战,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苏联空军是主力,功不可没。我们也向他们学习了很多经验。”

    从1950年10月20日驻防东北开始,到1953年7月27日,苏联空军在两年零十个月中,共轮换投入12个驱逐航空兵师、3个高射炮兵师、1个后勤师及雷达、通信团等共计72000多人,击落击伤敌机1310架,损失飞机345架,牺牲了200名飞行员。

    而经过朝鲜战争两年八个月的洗礼,中国空军学会了打仗,并取得了在复杂气象条件下和夜间的飞行、作战经验。朝鲜战争结束时,中国空军已经有驱逐机航空兵10个师21个团、轰炸机航空兵2个师3个大队,共计784名飞行员和59733名地面人员得到实战锻炼。他们在朝鲜战争中,共起飞26491架次,空战4872架次,击落敌机330架击伤95架。特别是一批由陆军转为空军的领导指挥人员见识了真正的空战,意识到空军在建设、战术等方方面面和陆军有巨大区别,这对于日后中国空军的发展是决定性的。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